射是射了,但是射过之后我两条腿有点哆哆嗦嗦的,几乎想翻个身跳下床夺门而逃。

    以前看片儿的时候里面颜射的不少,而且比起射在穴里,射在脸上据说更让男人有征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是没想到什么征服不征服的,完全是刚才那一样刺激太大精关失守,这才射了人家一脸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庄司礼一张白净的脸上沾着我热乎乎新鲜出炉的精液,简直象是一种亵渎,我鸡巴都要软了,几乎要开口跟他说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可庄司礼倒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,也没一脚把我踹下去,而是一手搂着我的腰坐起来了,我趴在他身上,有点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庄司礼长得好看,脸上沾着精液更让人觉得色情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……”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射精射得这么无措的。

    庄司礼舔了舔嘴角,搂着我腰的那条手臂稍稍一用力把我往前带了带,“你射出来的,就自己舔干净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难道真看那些片儿了?这重口味的节目我以前都没试过啊?

    而且虽说那玩意是自己的,但自己吃自己的东西怎么都觉得别扭,于是我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?”庄司礼眉头微微一挑,那叫一个风骚,难道有人脱了衣服果真能变另一种性格?

    我还真不好意思说不愿意,人家连我鸡巴都嘬得“嗞嗞”响了,我还射了他一脸,不善后一下实在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而且庄司礼这张脸……舔一舔还真不吃亏。我甚至有点猥琐地想如果可能的话再舔舔他屁眼儿,一会儿好插进去干得痛快。

    庄司礼的两条大长腿和翘屁股我都见识过了,摸起来绝对带感,那两瓣屁股也绝对不会比女人的差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准确地说是意淫着,我又有点蠢蠢欲动了,看着庄司礼那张面带微笑的俊脸,我伸出舌头先舔了舔嘴角,然后颤巍巍地凑上去在他脸上舔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庄司礼轻轻嗯了一声,应该是满意的意思,还配合着闭上眼。

    舌头触到他的皮肤,滑溜溜的还挺有弹性,这男人真是从头到脚都精致,先舔掉了沾在他脸上的精,然后移到下巴,再上去舔那高挺的鼻梁,到后来我也不管了,干脆在他脸上胡乱舔了起来,有一瞬间甚至觉得自己像条大狗的似得,在主人怀里撒娇请他疼爱……操!我真他妈是离变态不远了!

    而我刚开始舔庄司礼的时候,他的手也开始活动了,先是继续在我屁股上又揉又捏的,不过没多久就从单纯的摸屁股变成直接开发屁眼儿了。

    这感觉不对啊……刚才就是他那一下把我搞射的,现在又来?

    我停下来看着他,庄司礼也早就睁开眼,笑盈盈地看着我,表情跟他手上下流的动作一点也不相配,但还是好看的。

    我劈着腿坐在他身上,感觉到他鸡巴顶在我两腿中间仿佛还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,清了清嗓子,把刚才脑子里幻想的庄司礼撅着屁股被我干的画面赶出去,有点尴尬地问了一句:“我说,咱们这进展是不是太快了?”

    虽然我以前是跟人进了厕所直接脱了裤子就能干一炮的,但是自从和赵世维郑易搞过之后,我觉得这事真得循序渐进一点好。

    干不干炮先不说,就当男人之间相互帮忙了,我是愿意帮庄司礼用嘴嘬出来的……或者在他屁股里射出来。

    庄司礼一下子笑了,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凑上来就堵住了我的嘴,我也不甘示弱,卯足了劲儿跟他嘬了起来,四片嘴唇吸得“啧啧”响,两条舌头跟蛇一样缠在一起,一会儿到你嘴里玩一会儿,一会儿到他嘴里玩一会儿,亲嘴能亲得这么惊心动魄的还是头一回。